您现在的位置:白银市第一人民医院 >> > 护理天地 > 心灵空间 > 正文

想念故乡的那一碗搅团

发布时间:2016-03-03 09:04:13 点击数:

       一个人漂泊在外,偶尔遇到一处老宅或是一缕炊烟,恰巧与故乡的一景一物很相似,也会凝望良久,或是泪眼迷离。那种浓浓的乡情,又是那一个游子能遗忘抛弃的了?

    关于搅团,在大西北的各地有不同的吃法,做搅团的选料也不同,秦安人的搅团一般选荞面,一般有甜汤和酸汤两种吃法,甜汤是用胡麻油外加洋芋丝,旱韭菜,红葱等炝出的汤汁;酸汤就是用浆水、胡麻油、旱韭菜炝出的汤汁。
    记得小时候母亲做搅团的情景,母亲站在锅台旁边,透过雾气氤氲的水汽,一边用力的搅着搅团,一边给我说搅搅团要沿着一个方向搅,这样搅出来的搅团才好吃,不会出现夹生不熟的那种。我总是站在一旁看着母亲用力的搅搅团,锅里那热气腾腾冒着泡泡的搅团,母亲的额头也渗出了细细的汗珠。
    小时候站在锅台旁看母亲搅搅团,其实是在等锅里的搅团锅底的锅巴,秦安人叫做搅团“瓜瓜”。大人似乎不爱吃“瓜瓜”,“瓜瓜”就成了小孩子的专利。小时候的我不懂得礼让,非要和弟弟争抢,偶尔因为搅团”瓜瓜“哭鼻子。现在想想那黄亮酥脆的搅团”瓜瓜“,比起超市的锅巴毫不逊色。
    按照我家乡的风俗习惯,大年三十要吃搅团,至今流行着“大年三十吃搅团,年年够搅然”的俗语,现在细想起来,大多数人年三十晚的传统食品是饺子,吃“搅团”可能是因为生活困难所致吧!因为做“搅团”的材料和制作极其简单,是每家都能承受且有好的喻意的一种食品了。搅----搅然(花销),团----团结、和气。
现在城市里的餐馆或者是农家乐见过搅团的身影,对于那些吃惯大鱼大肉,山珍海味的城里人来说,一碗粗粮搅团便是一顿美味。一碗搅团摆在豪华酒店的餐桌上,却是身价百倍,人往往就是这样,吃腻了山珍海味,却要追求山野乡间的粗粮面食,一碗搅团也就越来越受城市人的欢迎了。

每当看到那一碗碗清淡的浆水搅团时,一瞬间,我似乎闻到了黄土地的芳香,看到了母亲在锅台边搅搅团时额头渗出的汗珠,促使燃起了回家的念头,也想起了母亲手下劲道爽口的浆水搅团,一时多了淳朴的回忆,多了温热的眼泪。


搅团,是我童年的味道,吃上一口就会满嘴生香:搅团,是故乡的味道,走遍天涯海角,亦会魂牵梦萦:搅团,是母亲的味道,丝丝缕缕都在游子的心头缠绕。无论走多远,故乡,都是我记忆中的那抹不去的一缕乡愁闷。
 

打印 作者:佚名 来源:转自 【秦安微生活】